文史之窗

推荐图片新闻

文史之窗

你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之窗 > 文史之窗

屈大均让天下人知道有“客家”

发布时间:2010年06月17日 发布部门:广州市人民政府参事室 阅读数:2502

■ 杨鹤书

番禺屈大均(字翁山,1630—1696)是清朝初年广东著名的学者,是岭南“三大家”之一。他由一反清斗士转变成为一名学者,由士而释又归为儒。他著作丰厚,撰有《广东新语》、《广东文集》、《广东文选》、《翁山文外集》等著作,这些都是研究广东历史、社会文化、文学等方面极为重要的历史文献。他还编纂了《广州府志》、《定安县志》、《永安县次志》等地方志,为后人研究岭南历史、文化等留下了非常宝贵的材料。这里仅谈谈《永安县次志》。
 
永安县(今紫金县)于明隆庆三年(1569)建置。建县后17年即明万历十四年 (1586)由知县郭之藩主持,叶春及修纂了《永安县志》。100年后,清康熙二十六年(1687),永安县知县张进箓诚邀屈大均重修《永安县志》。撰好后,屈大均为尊重前人,谦虚地额该志颜曰《永安县次志》。其中有一段重要的记载,令人印象深刻。
《永安县次志》卷十四《风俗》云:
“永安之俗,叶春及云:古名宽得,俗本归善(按:今惠阳),琴江割自长乐(今五华)俗亦因之。宽得、古名宽缓訾窳,好气而足智。琴江之民也,诗书仕宦,惟数大家,余皆力农。县中具五民,庶民在官。近乃长(乐)、兴(宁)、和(平)、(大)埔,远则江(西)、闽(福建),性犷悍,民率畏之。匹夫匹妇,或有争言,辄仰药。知县郭之藩厉禁,乃稍戢。其言如此。
大抵古名士务敦朴,多古处,急公好义,相与以和。宽得人习勤俭,衣食罕缺,然不无外柔而内诈。琴江好虚礼,颇事文学,民多贫,散逸逋赋。县中多雅秀氓,其高曾祖父多江(西)、闽(福建)、潮(州)、惠(州)诸县迁徙而至,名曰“客家”。比屋读诵,勤会文。富者多自延师,厚修脯,美酒馔;贫者膏火不继,亦勉强出就外傅。户役里干,皆奇民为之,中无士类矣。农居乡,春助耕耘,秋助获,媚妇依士,颇留古风。
西南乌禽嶂,罗坑诸处,人尤作苦,锄輋莳谷,及薯蓣,菽苴,姜、茶油,以补不足。名曰“种輋”。工匠分行造作,不巧伪,不苦窳,器多坚致。其佣者亦胼胝食力,不为游惰。商皆土著,所货止布帛、食物,无诸珍异,其俭朴之风,亦天性云。”
他在此点明,永安县多来自赣、闽及粤之潮、惠诸县的移民,他们名曰“客家”。
为撰写《永安县次志》,屈大均说“康熙二十六年(1687)丁卯秋七月,予以志事至永安县”。他从广州出发经惠阳至永安县,写了《入永安县记》,更详细地描述了当年他所见到的客家人的情况:
“舟自归善(惠阳)水东溯东江而行。凡三日,至苦竹派。取轿,历桥田、月角岭至义容屯饭。涉溪四五,夕宿宽清溪砦(寨)。次日历元墩、白溪,上岭者六七,涉溪者十有二三,岭路逼仄,皆蛇盘。沿溪以行,或在溪左,或在溪右,穿箐竹披茅,雾露沾湿,至午岚气不开,郁燠蒸人,甚苦之。一路山谷间,皆茅屋,或一二家,或十余,二十余家。高者曰砦(寨),平者曰围,或曰楼。或在山绝巅,或在隘口,皆一径微通,一夫可守。
……
县中多闽、豫章(江西)、潮、惠诸‘客家’。其初高曾至此,或农或商,乐其土风,遂居之。风气所移,大抵尚勤俭,务敦朴,有淳古之风。秀者弦诵不辍,文学相宣。朴者多家氓,少事工贾。其居菅茅,其服络、麻、蕉、葛,惟城中乃有瓦甓,衣帛。妇女粗棉大苎,衣着青黑……”(《入永安县记》,载《翁山文外集》卷一)。
翁山留下的这两则珍贵史料可见:
1、这是迄今为止,在我国历史文献中,所能见到的首宗记载“客家”称谓的文献。从此,人们知道居住在永安等广东大地上的人,除了广府人,福佬(潮汕)人及瑶、畲等少数民族外,还有许多来自福建、江西、潮州府嘉应州属各县、惠州府属各县的诸“客家”人群。使广东乃至全国的历史文献中,首次出现了“客家”称谓,具有重大的学术价值和社会历史意义。
2、屈大均在其记述中,说明居住在永安县(紫金县)的许多“客家”人是早就有的。是他们的“高曾祖父多自江、闽、潮、惠诸县迁徙而至”的。说明客家人有悠久的历史。作为“客家”的称谓,应是他们的父→祖父→曾祖父→高曾祖父……四、五代人之前就有的。只是未有人,或未发现有人记录下来而已。
3、作为广府(土)人的屈大均,对“客家”人的生存状况,即居山区,艰苦耕作等情况;住“围”、“楼”等习俗;“弦诵不辍,文学相宣”,“勤会文”等重文教的传统;“尚勤俭,务敦朴”的风气等作了介绍,对其优秀的甚至予以赞誉,落后者予以指出。以极客观、公正的态度给予评介,这在当时是难能可贵的。这些记述,为以后客家学的研究构筑了坚实的材料基础。
屈大均在其著作中,最早(康熙二十六年,1687)向时人介绍和描述了“客家”。从此让天下人知道有“客家”。翁山先生功莫大焉!

广州市广州大道中39号市民主大楼二楼 邮编:510600
E-mail:gzcss@16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