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之窗

推荐图片新闻

文史之窗

你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之窗 > 文史之窗

沙湾仁让公局——乡公所旧址

发布时间:2010年06月17日 发布部门:广州市人民政府参事室 阅读数:2426

■ 何润霖 

在沙湾镇古安宁市(街市)中街偏东,有一座有200年历史、饱经时代沧桑幻变、又见证了沙湾无数起落风波的古建筑,它就是目前番禺及周边地区仅存、而又保留着本来面目的乡公所旧址———仁让公局。
 
该址背北向南,前后三进,中隔天井,是面宽10.75米的硬山顶建筑。第一进深4.8米,正面是青砖建的回字状前门,东西两侧是蚝壳山墙;天井深5.0米,两侧原植有花树,更渐出红砂砖墙外,后被毁;第二进深11.2米,为2石柱、4木柱间架,是与青砖山墙、博古灰脊组成的大堂;其后为小天井,深4.1米;第三进深5.3米,原为混合了夯土墙、蚝壳墙、青砖墙,内有木制楼阁的二层建构。
该建筑原是沙湾古乡黎氏宗族的分支祠堂,名“二唐祠”。清嘉庆十四年(1809年),乡中合何、王、黎、李四姓共建沙湾公局时,以黎汝桥为首的黎姓族绅聚议,一致商定打破俗例,把这坐落于全乡中央,又为乡内人众最为聚集、至为繁盛之市街核心的祠宇无偿捐出,以之作为沙湾乡务及议事之所。又据同治《番禺县志·建置略》记:“仁让公局在沙湾乡,嘉庆十四年由何、黎、王、李等姓同建,前署知县张锡蕃题匾曰:型仁讲让。”从此,“型仁讲让”的横匾一直高悬于局内正堂之上,公局也因此被冠以“仁让”之名。
自这时开始,该建筑一直为沙湾全乡(其时辖境为今东、南、西、北4村和大涌口、沙坑、青萝嶂群山的大部分,包括涌边自然村及四姓拥有的广阔沙田)的权力机构。其时当权者为“保正”,俗称“乡正”,历任例由占全乡人口之绝大多数的何族公推一人担当,而且必须是取得进士、举人功名而富声望者方能成为被推举的对象;副职则由次于何姓人口的黎、王二姓分别推选担任。直至民国时期,仁让公局被易名为沙湾乡公所,执政者改称为乡长,由乡中公选的大学毕业或国外留学毕业归来者担当,但都是由何姓担任乡长之职。
该局所管事务,大至兴建护乡堡墙、修筑拱卫炮台、督责乡内治安巡防、统辖护沙武装,小至查处佃户耕牛践踏农田、坟茔,乃至例行禁赌、禁挖蚝壳免毁坏农田等,解决不了的则呈交县署裁决。今寻回其中部分而在墙内外重立,由该局公示于清同治、光绪年间的4方“公禁碑”,即能体现当时的乡风民情,以至地方自治行政上所谓“乡规”的一些法度。
民国成立后,乡公所的权力更大,内设监牢,是扣押待解县法院人犯的地方;有武装,是县大队以下的一个中队,由何族留耕堂负责给养。抗战前夕,乡人捕获一名日本间谍,经多次问讯及由乡长详细审明后,即下令枪决于桃源冈(今沙湾敬老中心之西)附近。沦陷初.辅币一时短缺,伪乡公所还印行1毫、2毫、5毫的纸币,人称为“乡纸”。
沦陷时期,伪乡公所的政务不时被财雄势大的乡绅及地方武装势力所掣肘和暗中操纵,当权者中自然而然地产生了不少的意见分歧,部分“乡长”更成了被人幕后把持的傀儡。此际的乡公所内,既有“抗战乡长”,又有“傀儡乡长”,都是同乡,他们不时互相利用、暗里又互相提防,却一堂共处以谋求各自的所需。
新中国成立后,该建筑被用作邮政和电话、电报通讯的办事处,更后又成了塑胶制品工厂和仓库等,也曾有一段时间被空置。
时至2004年,沙湾镇委、镇政府为传承和保护历史文化,既着力挽救和逐步修复一些具有重大历史价值的文物古建筑,又明确地将重点文化古迹进行保护、开发再利用作为今后的工作目标。经与文物主管部门及有关专家拟定方案,特拨款对该旧址进行重修。根据专家反复论证后确立的原则,把原本破败不堪,岌岌可危的前座和后座拆平后以青砖重建,还把略有残破的中座主建筑进行了修旧复旧,更把前座的蚝壳墙以现代工艺手段重新装嵌,使其恢复了原来的风貌。翌年春,这座在番禺和邻近地区硕果仅存的乡公所旧址即恢复旧貌呈现于人们的面前。
2005年9月,广州市政府正式公布把该建筑定为“广州市登记保护文物”。

广州市广州大道中39号市民主大楼二楼 邮编:510600
E-mail:gzcss@163.net